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14节名相后话-【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49:31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楚军大胜,奏凯而还。庄王论功行赏。为嘉奖伍参的良谋,晋为大夫。伍氏从此进入了楚国的贵族阶层。后来这个家族出了几代能人,伍举、伍奢,大名鼎鼎的伍子胥都是伍参的后人。

令尹孙叔敖觉得很没面子,自己是反对打这一仗的,却打胜了,彰显了伍参的本领,心里很不舒服。因此就忧郁成疾得了病。

面子,是个要人命的东西。没有它,都成了厚脸皮,这个社会就会人人不知自尊而伦丧。有了它,又有多少人会因为它而失了乐、埋了智甚至丧了命。这个无形的理念,却在影响甚至制约着每一个人。

这个孙叔敖也是太要面子了,光辉了一生,却被面子压得一病不起。临终前嘱咐儿子孙安一件事,又显示了他的超常智慧。

他对儿子孙安说:我给楚王写了一道遗表,我死以后你把他送给楚王。楚王如果封给你什么官爵,你不要接受。你治国带兵是个凡人,没有那种经世济时之才,所 以不可以为官,没本事为官却强要做官就会误人误事误己。如果封给你大的城邑好的田土,你不要接受,实在辞不掉,就请求以寝邱(今安徽省临泉县)为封地,这 里土地瘠薄,没人愿意要。没人愿意要将来就没人和你争,你失去了好的,却可以得到永久的。

一番高论,发人深思。

古今中外无数事实说明,功名利禄都是双刃剑,缺了机运和才智,那就是潜在的祸患。

孙叔赦去世后,孙安向庄王呈上父亲的遗表,庄王打开一看,上面写道:

“臣以罪废之余,蒙君王拢之相位。数年以来,愧乏大功,有负重任。今赖君王之灵,获死下,臣之幸矣。臣止一子,不肖,不足以玷冠裳;臣之从子凭,颇有才能,可任一职。晋号世伯,虽偶败绩,不可轻视,民苦战斗已久,惟息兵安民为上。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愿王察之。”

庄王读着,流下了热泪。边流泪边说:孙叔敖死不忘国,怎么可以走得这么早?是我没那个福气,上天要夺走我的良臣啊!

立刻亲自去向孙叔敖的遗体告别,抚棺痛哭,见到的无不为庄王的真诚所打动。

第二天,任命熊婴齐为令尹;召凭为箴尹,凭从此以为氏。庄王要任命孙安为工正(春秋时掌管百工和官营手工业的官),孙安遵守父亲遗命,固辞不受,坚持种地耕田。

庄王当时宠幸一个优人(宫中演艺歌舞的艺人),身高八尺,很有辩才,经常用谈笑的方式很幽默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姓孟,人称为优孟。相当于今天的喜剧或小品演员吧!

优孟是怎么在庄王面前得宠的呢?

楚庄王喜欢马,尤其宠爱一匹骏马,他把它当成自己的宠物。给马穿制作锦绣的衣服,饲养在华丽的房子里,专设了露床给它做卧席,用枣脯和粮食喂养,所以这 马就长的肥胖。也许是因为营养过剩这马得了高血压、高血脂之类的富贵病,在腐败生活中早亡了。庄王就让大臣们给马治丧,又准备用棺椁盛殓,用大夫的礼节来 安葬。庄王身边的人为讨好他都在张罗为马治丧,也有正直的上前进谏不能这么搞,这会厚了马意失了人心。庄王不听,还下了一道令:有敢谏言阻止为爱马丧葬的 处死!此令一下,没人敢再说话了。

优孟听说了这件事,就走进宫殿大门对天大哭。庄王问他因为什么哭。优孟说:我是为您的爱马而哭,它是您的宠物,凭着堂堂的楚国要什么没有,有什么事办不到,既然您宠爱它,怎么可以用大夫之礼去安葬,应该用君王之礼去安葬才对得起它呀!

庄王有点晕,半信半疑地问优孟,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优孟说:我认为应该用雕花的美玉做棺材,用纹理秀丽的梓木做外椁,用(pián)、枫、豫、樟等贵重木材做护棺的题凑,派遣军队去为它造墓,让老人和 孩子为他背土筑坟,有齐国和晋国的使节在面前陪祭,秦国和宋国的使节在后面护卫,并为马建立祠庙,还要用猪、牛、羊各一头的太牢之礼来祭祀它,同时拨一万 户百姓做它的采邑保证供奉。这么做,才能让各诸侯国都知道大王您把人看得低贱,而把马看得珍贵,也就不怕百姓生怨,诸侯离心了,让人看到你把马看得比人 心、比国威都重,那才让世人知道你爱这马是爱到登峰造极了。

一番话把庄王说醒悟了,庄王低了一会头,说我没想到我的过错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该怎么办才好呢?

优孟说:大王如果信得过我,这事交给我处理就行了,还用劳烦众位大臣吗?我会用对待六畜的方法来埋葬它。用土灶做外椁,用铜锅做棺木,拿姜、枣做调味, 再加进木兰,以稻米为祭品,火光做衣服,把它埋葬在人们的肠胃中,这样人们品味到的,是大王把对马的爱转化成了对大臣和百姓的爱。

庄王马上派人把马交给了主管膳食的太官,把爱马变成了人们的盘中餐。

是啊,变了形的爱会使爱变形。

这件事以后,优孟得到了庄王的宠爱,因为优孟受宠而乐贤,所以孙叔敖也就一直对他很好。

孙叔敖去世以后,优孟也很怀念他。

这一天在郊外,优孟看到孙叔敖的儿子孙安在砍柴,又自己往家背。优孟就问他:公子为什么要自己砍柴背柴呢?

孙安说:家父为相数年,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家里来,死后家里也没有余财可用,我不自己砍柴背柴靠什么生活呀?

优孟叹了一口气,说了句: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也许不久大王就会召见您。

优孟想和庄王说孙叔敖后人生活困难这事,又不想直说。就仿造了一套孙叔敖的衣服、帽子、鞋子、用具和佩剑,并练习他生前的言行举止。练了三天,学得惟妙 惟肖,简直就是孙叔敖再生。这一天庄王在宫中设宴,召集艺人们献艺。优孟自导自演,让别人扮演楚王,做出很思念孙叔敖的样子。然后自己扮成孙叔敖出场。他 这一出场,庄王惊呆了,竟然情不自禁地大喊:孙叔敖,这不是孙叔敖吗?你一定是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所以又回来辅佐我的吧!

优孟回答说:我不是真的孙叔敖,只是偶尔地扮演一下。

楚王说:我思念叔敖而不能相见,看见像的就以为是真的,你不要推辞请你快接相位。

优孟答道:大王真的想用老臣,也是臣之所愿。但家里有老妻,她非常通达世理,让我回去和老妻商量一下才敢接受这个任命。

说完下场,过了一会又重新登场说:刚才和老妻商量过了,老妻劝我不要接这个相位。

楚王已完全进入状态,连忙问:为什么?

优孟回答说:老妻用乡音唱了一首歌来劝我,这歌是这么唱的。说完就唱了起来。歌词是:

贪吏不可为而可为,

廉吏可为而不可为。

贪吏不可为者,污且卑;

而可为者,子孙乘坚而策肥!

廉吏可为者,高且洁;

而不可为者,子孙衣单而食缺!

君不见楚之令尹孙叔敖,

生前私殖无分毫,一朝身没家凌替,

子孙丐食栖蓬蒿!

劝君勿学孙叔敖,

君王不念前功劳。

庄王听优孟的台词就像真的孙叔敖在诉苦一样,心里很悲凉。听优孟唱完了歌,热泪滚滚而下。说道:孙叔敖之功,我永不能相忘啊!

就派优孟去召见孙安。孙安穿着破衣服,裹着草鞋来到朝堂跪拜在庄王面前。庄王问:你怎么穷困到这个样子呢?

优孟抢话答道:如果不穷困,也就看不到令尹的贤德了。

庄王说:孙安不愿为官,就应当封个万户的城邑。

孙安遵循父亲遗命,坚持不接受。

庄王说:我的主意已定,你不要推辞了。

孙安说:君王倘若顾念先父那尺寸之功,想解决臣的衣食寒暖问题,希望能把寝邱封给我,我就知足了。

庄王说:寝邱是个贫瘠的地方,在那里种地几乎没有什么利益可得。

孙安说:先父有遗命,不是这块地就不让我接受。

庄王这才同意把寝邱封给了孙安。事实证明了孙叔敖的理智,在后来的利益争夺中,从来没人染指这块贫瘠的土地,孙氏一族也因此才能够与这块土地世代相守。

争着不足,让着有余,不求富庶之地可知叔敖先见之明;

有理必执,曲不直谏,得赏贤臣之后可见优孟仗义之助。

找工作

招聘网

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