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舞蹈家阿库汉姆李小龙和迈克尔杰克逊给我启发-【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00:03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阿库·汉姆独舞《陌生人》

阿库·汉姆独舞《陌生人》

11月16日晚,阿库·汉姆独舞《陌生人》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拉开首演大幕。

《陌生人》取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部为战争中逝去灵魂而作的挽歌。

为了这场独舞,舞蹈中心准备了200斤泥土、160斤松果,甚至一个大浴缸……整个舞美装置重达6000kg,由阿库·汉姆舞蹈团海运到上海,再在现场一块块组装起来。

舞美装置模拟的是一战时期的战壕,沿着绳索,阿库·汉姆将从斜坡缓缓滑下,被泥土沾满双手与身体,演出接近尾声,160斤松果会如雪崩般滚落,恍如末日。

演完这部挂靴之作,44岁的阿库·汉姆从此将专心编舞,不再登台。

身为孟加拉裔的他如何做到在西方文化里游刃有余,未来的他又有哪些规划?演出前,阿库·汉姆和媒体述说心声,没想到,李小龙和迈克尔·杰克逊都是他的偶像,给了他很多启发。

以下为阿库·汉姆口述:

你们觉得我退休太早了,但对我来说太晚了,我感觉自己都有一百岁了。

我是孟加拉裔,我的文化根源来自孟加拉,但我出生在英国,从小接受的是英国文化教育,如何在两种文化之间寻求平衡呢?未来,我想探索多元文化里的故事和传说。

小时候我也读过漫威,蜘蛛侠、超人……这些超级英雄在全球都有影响力,但他们都是白人英雄,而我是从另外的视角来看这些人。

从李小龙和迈克尔·杰克逊那里,我得到了很多启发。

迈克尔·杰克逊是非洲裔美国人,但他能俘获全世界人的心。李小龙是中国人,但在美国发展,他一直在两种文化的冲突中、夹缝中寻求前进的方向,寻求两者之间的和谐关系。李小龙是武术高手,武术是体力上的格斗,但我不是看重他武术这一点,而是他怎样转变自己的形态,就像把水倒进杯子里,水可以根据杯型改变形状,我又怎么通过自己的舞蹈,顺应不同的文化、环境、场景,而不是固定拘泥在某种形式上?

我在英国出生成长,但我的创作里一直有卡塔克舞和印度文化的影子。

我没有选择余地,这是母亲帮我选的。她说你学了印度古典舞,应该朝着这个方向走。她在这方面是很强势的。我们家从孟加拉搬到伦敦时,按理说女性都呆在家里不出去工作了,但母亲非要和这种观念斗争,誓要打破这种男女不平等的情况。

在我成长的社区里,他们都喜欢问,男孩为什么要去跳舞,这不是女孩做的事吗?我母亲不是这么想的。1971年,孟加拉脱离巴基斯坦独立,母亲就说,我们要坚守传统文化,而艺术是传承和表现传统文化的最佳方式,她要我把印度古典舞发扬光大。

读大学时,我在想学什么,今后的人生道路以什么为主业,我的祖父是数学家,他希望我继承他的衣钵研究数学,我的父亲则希望我开印度餐馆,但我对印度舞情有独钟。

我的阿姨最近到伦敦看我的演出,她非常喜欢我的舞蹈,但她也会问我,是不是一定要以舞蹈为生?在我生活的社区里,两派之争一直很激烈,有人支持从事艺术,有人认为应该以科学为重,我认为艺术的力量巨大无比,我们生活在如此混杂的时代,艺术有这样一种力量,艺术家能发挥的作用比政治家更大。

中国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可塑性。过去很多年里,西方人都把自己视为中心,认为历史是由他们来写的,事实上,其他文化也可以诠释历史,中国人可以,印度人可以,非洲人也可以。现代舞是一个全新的艺术门类,我们可以通过现代舞来传达观念,中国有中国的传奇,印度有印度的传奇,我们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表达。

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佛教和武术,大家看待传奇的方式也差不多。中国文化、印度文化都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未来。

我的导演朋友和我说过一个故事,一位摄影记者在亚马逊遇到了一个隐居部落,一起呆了很长时间,他问他们怎么看待过去,在我们西方人眼里,未来是朝前看的,过去是朝后看的,但部落首领说,他们是从过去看未来,过去能给人面对未来的启迪,但从未来中看不到。

有人和我说,中国年轻人在编舞时,容易盲目追逐西方,但对本土文化没有足够的自信。这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

我们有自己的文化,不一定要追求西方人的认可。中国的王家卫、侯孝贤、林怀民,以及和我合作过的舞者段妮后来创立的陶身体剧场,他们都创作了很多有趣的作品。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要忠实于自己的文化,应该走进那些古早的文化,比如神话和传奇,再用现代的观点、现代的艺术语言加以诠释,走向国际化。

非常幸运的是,我能和很多中国艺术家合作,比如中央芭蕾舞团、段妮、叶锦添,还为一些中国舞蹈家编过独舞,我有机会诠释中国文化,有机会了解中国的传奇故事。

有人问,现代舞在叙事上有什么独到之处。在我看来,舞蹈是一种身体语言,它能立马反映你的所思所想,你在舞台上没办法隐藏自己,你的一切都直呈在观众面前,但拍电影可以隐藏,可以做很多处理和手脚。我觉得我在舞台上表现出来的自我更大,我在舞台下会有很多身份,比如在孟加拉和英国人眼里,我的身份都是不同的,但在舞台上,国籍和性别都消退了,舞蹈可以超越一切,身体语言是国际化的,没有任何束缚。

在《陌生人》里,我用到了大量泥土和松果。雇佣兵们在异国他乡作战,最后死在异国的土地上,裸露在外的松果就像士兵们的躯体,象征在异乡无法被埋葬。用松果的想法是我从一个9岁希腊小女孩那里借鉴来的,是她说,松果就像人的躯体。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如今的创作都是一个合作的过程,很多人在发声,很多人在建言献策,不像以前,把导演看得高高在上,如果说以前是垂直的命令关系,现在就是水平的合作关系,所有的合作者都非常重要。

年轻编舞家要建立有自我辨识度的编舞风格非常难,有人问我有什么建议。我个人的经历属于那个时代,很特殊,现代人有了新的挑战,我能给出的建议是,年轻人要正视自己的过去,把过去当作一种资源好好利用,要把古往今来都仔细审视一番,而我面临的危机是,怎么面对未来,如何用过去启迪未来。

新乡包皮包茎环切手术费用要多少治疗包皮包茎过程中需要注意什么

退行性类风湿性关节炎平时怎么注意饮食

有哪些方法能够治疗癫痫

广州戒酒所地址查询